贺建奎:基因测序行业的“黑马”


  • Date: 2018-03-14

/千人》杂志记者  鲁婷婷

 

2017731日,随着国产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care的正式上市,一向默默无闻的贺建奎走进了公众的视野,成为了“科研明星”,头顶“第三代基因测序仪亚洲领头人”的光环,被赞誉为基因测序行业内的“黑马”,身价高达十亿。

面对媒体的镁光灯以及各种荣誉、盛赞,他谦逊地说道:“我只是庞大科研工作群体中很普通的一员,做着我喜欢且认为有价值的事情,幸运的是,我搞出一点‘名堂’来了”。


本期《千人》杂志。

 

拒做“书呆子”的湖南伢子

 

采访过程中,贺建奎的说话语速极快,记者一度认为他是广东人,后来贺建奎大笑道:“我是湖南人啊!可能是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够标准,产生了误解”。

据贺建奎介绍:高中阶段,他非常痴迷物理学,曾经家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简易实验室,寒暑假时,自己会在家里“捣鼓捣鼓”,做一些感兴趣的小试验。高考之后,他报考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刚开始没有报上物理学专业,自己有些许郁闷。后来经过一段时间其他专业的学习,他仍对物理保持着昂扬的热情,所以强行转了专业。他很满足地说:“本科四年我享受了物理学带来的‘能量’。”

本科毕业后,他不满足于现状,想去国外继续深造,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国家奖学金留学美国。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得不考虑到未来的工作方向以及面临的生存压力,这时他发现物理的黄金时代似乎悄然逝去,而生物学正在蓬勃发展,留有很多空白,他抓住生物学发展的“尾巴”,在读博时毅然的跨学科转向了生物学专业。“学习是一件需要充分发挥自己主观能动性的事情,尤其是高等教育阶段,自己的迫切求知意愿比导师的指引更具有带动作用。”贺建奎感慨道。

拥有中美两国学习经历的贺建奎认为,美国教育更注重“以人为本”,注重把学生个人的兴趣、特长作为教育方向,促进其发展,帮助学生确定个人成长的方向,更大程度地释放了学生的潜能。而国内的教育则更注重学生知识的储备、积累,个性化的培养稍欠缺。他举例说道:“在美国,你在完成老师交给你的任务的同时也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功课甚至别的事情,课堂相对来说比较自由、轻松。”在美国的高校里,除了正常的上课之外,还有大量的学术交流活动,一些协会、机构等组织不定期的举办讨论会,给同学们提供拓宽视野、“头脑风暴”、结交益友的机会,这一点值得国内高校借鉴。

贺建奎拒绝做“书呆子”,学习之余,他特别喜欢踢足球,是广州恒大的忠实粉丝。之前在美国时,他经常参加足球俱乐部活动,参加华人组织的足球赛。现在回国了,即使工作忙,每周也要抽空去踢踢足球,感受在球场奔跑的愉悦,强身健体,放松自己。

 

厚积薄发,亚洲首台第三代基因测序仪问世

 

继美、英两国研发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之后,20177月国产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在深圳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问世了。测序仪是基因行业中的核心,就像飞机的发动机一样重要,它的诞生意义重大,代表了国内这方面的技术不逊色于国外,更是所有亚洲人的骄傲!同时,提高了现有的医疗水平,过去通过抽血化验某些血液中的指标诊断疾病,现在可以通过测序基因,分层的进行诊断和治疗,尤其对癌症、心血管疾病诊断以及新生儿出生缺陷的筛查有积极意义。

据研发人贺建奎介绍:基因测序仪就是把一个人的血液、唾液或者毛发等具有生命的物质放进器械中,从而导出数字化的生命,像123等单个数据,再通过对这些生命化数据的解读、分析,便可知晓人体上的某些病变之处。

他带领团队研发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最大的优势是能将检测的成本大幅度降低。二代基因测序的检测成本约为1000美元,而第三代基因测序只需要100美元左右就可完成一个人的基因检测。其次,检测的自动化程度更高,一代和二代基因测序仪需要4-5个专业人员协同工作完成一个人的基因测序,而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可以实现全自动测序,只需要1个专业人员就可以完成。成本的大幅度降低与全自动化的操作给予了第三代基因测序仪更广阔的应用市场,不仅科研院所、高校可以作为实验仪器操作,各大医院甚至县级的小医院都可以使用,它就像现在病人通过B超诊断病症一样方便。成本的降低,使得基因测序仪惠及到更多的普通老百姓,帮助他们减少诊断疾病的医疗费用。

广阔的市场赋予了瀚海基因更多的发展空间以及源源不断的资本。据贺建奎介绍,目前公司已经拿到了4500万的订单,其中有50台订单在2018年完成交付。一般的科研院所和高校像美国麻省理工大学,他们购买基因测序仪就是为了做前沿的科学研究,探索未知的生物世界,发表论文;国外的客户像泰国等一些国家购买是为了进行疾病的防控、诊断,主要用于癌症的检测、试管婴儿胚胎基因的筛查以及发热门诊病原体的检测。

基因测序仪在给人类带来“喜讯”的同时,也挟裹了一股“歪风”:市面上出现了基因测序可以“包测百病”,可以测出“天赋基因”等不实夸大的言论,甚至有百姓出高价去测试的荒唐行为。对此,贺建奎表示,基因测序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这些言论都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要想杜绝此类乱象的发生,必须从两方面着手:第一、任何的基因测序都需要到正规的医疗机构进行,不能在小诊所、或是通过网上的某个网站介绍去进行;第二、对于民众的科普教育要及时跟上,通过电影、书籍、广播等各种手段传播基因相关的科学知识,帮助老百姓树立正确的认识。

 

高端人才是企业发展的“命脉”

 

“念大学时,我从来没有想过创业,我觉得学者就应该专心于学术研究”。贺建奎如是说道。后来在斯坦福大学做学术研究时,他发现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不仅是世界基因测序领域的顶级科学家,还是十多家公司的掌门人,拥有三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这让贺建奎大吃一惊,冲击了他原本的想法。在国内,教授创办公司、“搞副业”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会被嗤之以鼻,可在斯坦福大学,学校不但不会阻挠,还会给予经费上的支持,贺建奎创业的念头在异国他乡萌生了。当时,正在创办南方科技大学的朱清时到美国名校揽才,“相中”了贺建奎,并且支持他基因测序产业化,承诺给予政策和经费等方面的支持,所以他决定加盟南科大,回国大干一场。   

2012年,年仅28岁的贺建奎和几个创始人拿着几十万块钱上路了,这些资金在漫漫创业路上显得十分微薄,真是杯水车薪,无奈之下,贺建奎不得不开始四处奔波找风投。尽管很用力的奋进,但公司还是两三次面临“夭折”,穷到过年没有钱给员工发工资,公司难以维持日常运转。直到第三代基因测序仪样机面世,经过院士专家团队的验证并获得认可,瀚海基因才“一鸣惊人”,“闯入”公众的视野,成为风投和媒体关注的对象。

贺建奎与测序仪

回忆创业熬过的艰辛岁月,贺建奎颇有感触的陈述,创业历来就是“九死一生”,在他看来最艰难的有两点:第一、资金。科研人员要向房地产厂商、电商巨头等商业大咖详解自己的产品和技术,让他们明白其广阔的市场或不菲的价值,愿意给你投资。第二、人才。因为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国内没有人做过,而参与一、二代基因测序仪研发的人员在国内也是屈指可数,我国在这方面的储备人才几乎是零。迫不得已,所以他只能去美国招收这方面的人才。

艰辛之中也有喜悦,因为贺建奎本身是生物物理方面的科研者,所以有关企业技术支撑方面自己很在行,免去了诸多不必要的麻烦,这也是企业得以快速“成长”的重要原因。

得人才者得天下,企业的高端人才就是企业的“命脉”。贺建奎介绍:“我们公司的创始团队平均年龄只有28岁,其中绝大部分是来自于美国、欧洲这些海外高校的精英,他们就是我们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20世纪80年代,森田博士对于一个生物技术公司的估值,就是看它有多少个博士,有一个博士就估值100万,十个就估值1000万,这足以看出高层次人才的含金量。要想留住企业的这些“金子”,贺建奎表示:首先,企业要做有高度、有前途、有社会价值的事情,不要尝试一些低端没有挑战性的项目,因为高层次人才都是有思想、有专业知识、有抱负的高素质人群,他们的追求普遍很高,所以要给予他们能够施展才华的大舞台。

其次,企业所做的事情必须拥有巨大的经济价值,像目前所做的基因测序仪未来可能会拥有高达上百亿的产业价值。

最后,高层次人才要得到稳定可靠的回报,此处的稳定可靠不仅指薪资高低,还包括他们能否获得综合运营公司的股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公司的主人,如果未来企业能够上市,创造几百上千亿的市值,那么他们就能获得财务上的自由。

随着瀚海基因的日益蓬勃发展,贺建奎这位掌门人身上肩负的责任越来越重大,事务也越来越繁多,同时他还担任着南科大生物系的教授。如何平衡企业管理与科研事务成为了贺建奎面临的一件棘手事,他自己笑称:“平衡这二者是一门艺术!如果二者不能得到妥善处理,自己就会陷入一滩‘泥潭’,难以抽身。”公司创业的早期,他是通过学校的一些平台协助公司“成长”,到了发展期,由于学校非常支持他的创业工作,批准他可以停薪留职两年,这两年之内他不用给学生讲课、不用参加任何会议,不用做一些公共服务工作,但是可以保留实验室,招收研究生、博士生进行科学研究。“这是一个非常灵活的制度,既可以给予我更多的时间、精力来管理企业,又能在学校开展科研活动,研发新的成果,做到物尽极用,使产学研融为一体。”贺建奎欣然陈述。

 

贺建奎,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CEO


本文选自《千人》杂志2018年1-2双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