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遁形 ——基因和隐私


  • Date: 2018-05-16

经济学人2018年5月3日

424日,加州警方宣布逮捕约瑟夫·德安杰洛。德安杰洛先生被指控谋杀等八项罪名。427日,一些导致逮捕的有趣细节出现了。 起初是从犯罪现场找到的遗传材料,虽然这与警察的数据库中没有任何DNA信息的直接匹配,但对它的分析让调查人员一直追溯到19世纪,德安杰洛先生的祖祖祖父母,将德安杰洛先生与20世纪7080年代在萨克拉门托周边一个外号叫金州杀手的不知名男人的罪行联系起来,这个罪犯至少谋杀了12人,并强奸了50多人。

与遥远祖先的联系可能导致逮捕,这证明了现代基因组学的力量。 调查人员首先将德安杰洛先生的基因数据上传到一个名为GEDmatch的网站。 该网站允许任何人使用自己的基因数据来寻找家族联系。 GEDmatch数据库的匹配结果显示,德安杰洛与金州杀手有微弱联系,似乎他是金州杀手的远房侄子。 因为GEDmatch鼓励上传者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他们的基因组联系在一起,调查人员可以通过追溯德安杰洛先生的父母和祖父母寻找到他们最近的共同祖先。 然后,调查人员再向后追溯,尽可能多地寻找该共同祖先的后代。 通过剪报、人口普查记录和家谱网站,他们发现了大约25个从该共同祖先延伸出来的族系,德安杰洛先生所在的族系就有一千名成员。

此后,传统的侦查工作便开始了。从这几千名后裔中,调查人员发现有两名嫌疑人在金州杀人案发生时与萨克拉门托有联系。 一名嫌疑人在进一步的DNA检测后被排除。 另一个则是德安杰洛先生,警方在对他丢弃的物品进行DNA检测后,对他进行了逮捕。

 

连环隐私


如果一个连环杀手真的被这种方法抓住了,理所当然地,每个人都会鼓掌。但在这种情况下,法医基因组学展示出的力量也引起了人们对GEDmatch业务合法性的担忧。 这涉及基因隐私——字面上看,即人们对自己的基因信息拥有多少权利——通过展示出来没有任何男人女人是座基因孤岛(PS:没有任何人的遗传信息是与世隔绝,不与其他祖先或后裔产生联系的)。 一个人的基因信息可以揭示出他人的信息——且不仅仅是与他有亲属关系的人。

根据血缘关系的远近程度,随着患病可能性的降低,基因信息可以揭示不同亲属对某些疾病的易感性,例如亲子关系,牵涉其中的关系方可能并不想知道,也可能不想将被公开。因此,谁应该被获准看到这些信息,谁有权看到这些信息,这些都是需要提出的问题。

基因信息的隐私问题开始被质疑。 2017年,英格兰上诉法院裁定,医生在治疗亨廷顿舞蹈症治疗患者时,有责任向患者的子女披露其诊断结果。亨廷顿舞蹈症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遗传性致命疾病,该疾病的确切诊断依据是特定DNA序列的变异。 本次案件中,一位父亲拒绝向他怀孕的女儿透露自己新诊断出的疾病情况,而他女儿后来又被诊断出患有亨廷顿氏病。因此,他女儿起诉了医院,理由是她有权知道自己的患病风险。她告诉法庭, 如果她知道这个情况,她会终止怀孕。

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但灰色地带是存在的。 例如,某些称为BRCA的基因突变与乳腺癌相关。然而预测不是100%肯定的。 如果有人发现自己正携带这样的基因突变,那是否有责任告知亲属,以便他们进行基因检测? 或者是否会冒着传播恐慌的风险而没有好下场?

可能这种担忧是短暂的。 随着基因测序的成本下降,人们会更倾向于探索自己的遗传信息而不是去学习二手知识。 然而,这可能会带来另一个遗传窥探问题,即人们在未经他们同意的情况下从他丢弃的咖啡杯等事物中获取其基因信息。 那时,遗传隐私真的会成为过去,不复存在了。

 

周晶晶 译

原文链接:https://www.economist.com/science-and-technology/2018/05/03/police-have-used-genealogy-to-make-an-arrest-in-a-murder-case